$

好看的图,有意思的文,喜欢的CP

布鲁西:

是单恋轰君的咔酱


(颜控咔真的超好食的⁄(⁄ ⁄ ⁄ω⁄ ⁄ ⁄)⁄


#搬运# #自汉化# Twitter 作者ID:けい

ない!:

沒有名字的小號很隨便做的翻譯
真的沒有名字
真的隨便翻的


呃有朋友說似乎看不到 我這邊請朋友代發在wb上了
http://weibo.com/1761109312/FjVhG8GV8?from=page_1005051761109312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Tanrucy:

这次时间是订婚前夕,画比较草

想不到吧,我上一条还在画胜茶刚在一起??

哈哈哈..刚发错了重发下

夜行燈:

鉛鉛老闆娘:

【圖串】未來向 同居PARO

"你自己慢死了,激動個甚麼啊!?"
"沒辦法,快十二個小時沒見,想小勝了。"

洛白:

出胜 居酒屋的故事

作者:キナリカニ@アクキー

Twitter:  @kinari_kanny

推特配文:【出胜】一直没有进展在居酒屋灌醉久让他说喜欢自己的地方拿来当下酒菜的咔

无授权自汉化,仅供同好交流,请不要转出LOFTER

世界第一咔吹久的言传身教,记笔记记笔记

点这里给太太点心心❤

我们疯了一样

芹香子的故事:


注:


主出胜,内含一点点轰爆、切爆


久单方面暗恋


时间线定为毕业三年后



——


  那时他们已经毕业了。


  绿谷出久已经长的很高,但他最喜欢的一直还是高中时年少青涩的白衬衫,脸上的雀斑也没褪去,笑起来,感觉还是软软的。


  他去参见高中同学上鸣和耳郎的婚礼里,是在完成手头上一个任务后,匆忙套上一件白色西装,头发乱糟糟的没怎么打理,直接冲进了会场。


  那对新婚夫妻都在后台,和熟人叙旧,还有咬耳朵窃窃私语缓解自己的紧张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塑料和彩花的气味。


  "你总算来了,NO.1的英雄,"最先注意到他的是上鸣,他打趣般的:"我还以为你太忙了没时间来呢。"
  "绿谷,"耳郎这些年似乎变了不少,也没变多少,依然是短发,一副酷酷利落的模样:"好久不见。"她说。


  套上白色婚纱后,也没抹去她身上的英气。


  绿谷出久还跑的有点气没喘匀,就有许多人围了上来,迷迷糊糊间他能看到这些人的脸,饭田、切岛、丽日、哇吹……基本上A班所有人都来了,一群人挤在一个小小的后台,半晌他缓过神来,一个一个看过去,打着招呼,丽日看起来激动极了,眼眶有点红,饭田疯狂扶着眼镜,还有向来冷淡的轰君,难得也心情很好的模样……绿谷被他们围着,也下意识地扬起一个笑容。


  虽然……只有十九个人。


  爆豪没有来。


  不知是谁先提出的这句话,气氛有一瞬间的僵硬,耳郎正扶着镜子苦恼地按着自己的头饰,闻言手一抖,用力用胳膊肘怼了一下上鸣电气,上鸣急急忙忙皱着脸解释:"啊……哈哈,这个啊,昨天我给爆豪打电话了,他说自己正在外地出任务呢。"


  冷场。


  到底还是冷场。


  绿谷出久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张了张嘴,最后又讷讷地闭上,这时候丽日为了缓解话题调笑般说出一句话:


  爆豪君这些年啊,很切岛君走的很近呢。


  他突然就被这句话吸引过去了,惊愕般睁大眼,话题中心的切岛也愣了愣,接着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应和着:是啊,我毕业后和爆豪去了一个事务所嘛。


  而绿谷去了临市的。


  不远,也不近,却和大部分同学隔开了,刚毕业时的那段时间是很煎熬的,他很少拿到手机,忙的也很少和同学联系,通常前脚做完任务,后脚就累的瘫软在床上起不来,导致这么久以后,他听见耳郎和上鸣的消息,才如此惊讶,猝不及防。


  爆豪君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烂啊。他听见丽日又在问了,为什么她会知道呢。
  绿谷又在心里回答自己,因为他们在同一所城市,三天两头就能见到,爆豪胜己这次被调到外市做任务纯属意外,因为敌人个性过于棘手,所以才需要仅次于NO.1人偶的第二英雄——爆心地去解决,是的,这次意外,还刚好赶上了。


  切岛君是怎么忍得了的啊。


  耳边还是丽日的声音,在绿谷耳朵里却响成嗡嗡一团,他有一瞬间的失声,或者说宁愿失去听力也不再想听下去,那些人的笑闹,切岛不好意思的声音,细细的钻进耳朵里。
  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情绪鼓鼓囊囊地涨起来,难受的很。


  爆豪脾气还好啦。切岛笑着说,其实你只要摸清他这个人,顺毛捋就没问题。


  他说的好像很了解小胜一样。


  怎么可能呢,小胜到底只会纵容他想纵容的人而已,当你以为自己摸到了他的性格特点而沾沾自喜时,他只是不动声色地纵容着你,因为他愿意这样。


  至少在他的认知里,小胜一向对切岛很纵容。


  啊……切岛君从高中起就和小胜走到很近,但绿谷敢打赌他从未和小胜真正的交心,他们的关系只是流于表面的,这和他是不一样的,他贯穿了爆豪胜己的大半个人生,他们是幼驯染,年少时一起玩耍,他们在深夜打过架,他们并肩作战,他们争吵,他们歇斯底里,他们……


  绿谷出久突然惊慌起来。


  他意识到,那段回忆,隔绝在毕业,浓烈的灌满了硝烟的回忆,全部都是愤怒与撕裂般的恨意。


  ——


  绿谷出久很早以前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


  他们自夜战后,关系就微妙的融洽起来,等等,这个词也用的不恰当,只能说,爆豪不会一见着绿谷出久就失去理智,只懂得动手,愤怒地嘶吼,仿佛质问着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
  他开始选择接受他,接受世界上有绿谷这么一个人。


  换言之,就是"无视"。


  他能和他一起作战了,他不会再猛然地甩开他了,他不会再骂他"废物"。


  他只会平静地从他旁边走开,身边围着几个吵吵闹闹的人,那个所谓的爆豪派阀,也是啊,小胜从很久以前,就很受欢迎。


  绿谷出久恍然。


  现在派阀里其中的一个人正站在台上,他的新娘红着脸为他戴上戒指,少年时那份嘻嘻哈哈的不正经,那一瞬间在他脸上褪去,变成了一种紧张和稳重。


  上鸣的婚礼,爆豪没有来,尽管他不说,其他人也能感觉到那种弥漫在空气里的失望。


  不应该的,小胜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尽管他看上去不像,绿谷出久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念着,捡起以前他们相处的往事嚼得苦涩,一股血腥味从牙龈里顺出,淌进心里。


——


  结果在婚礼中途,爆豪来了。


  直接从正门进来的。


  他没穿正服,只是战斗服去了攻击性的武器,一看就知道刚从战场上下来,时隔多年,爆豪身上还是有一股硝烟般让人沉迷的味道。


  他看见上鸣差点从台上跌下来,爆豪瞪了他一眼,懒懒散散走到A班的那一桌上,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他身上还带着细小的伤口,手臂有负荷爆炸的伤痕。


  时隔多年。


  他失去了语言能力般,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因为这个世界的色彩只聚集在了一个人身上,光从他眼前流过,汇成朦朦胧胧的雾气,爆豪突然回过头来,那双红色的眼睛和他对上,像宝石一样,让他眼睛酸涩。


  几秒钟后,他又移开眼,继续和凑过来的切岛、濑吕说话,恶声恶气地跟一脸平静的轰打招呼,上鸣和耳郎也从台上下来了,他们都凑到爆豪身边,说着什么,突然间爆豪一拍桌子,骂了上鸣一句,相处模式还和高中一模一样。


  绿谷勉强笑着,手脚冰凉。


  他胸膛里那块难受的地方,又疼的厉害,疯狂跳动着。


  他不看他。


  他不看他啊……


  这场婚礼持续了很长时间,因为在坐大部分都是熟人,新婚夫妇也没什么要走程序客客气气的感觉,他们坐在一起,兴致勃勃的聊天,女生们把新娘架到一边,气势汹汹地拷问她这段恋情的由来,耳郎就苦笑着,她的头饰被蹭掉了,却一点也不狼狈:


  ——我们从一开始关系不太好,后来相处的多了,就——嘛……渐渐发现上鸣还挺温柔的啦。


  ——噫,耳郎你脸红了!


  绿谷出久不是故意离她们那么近的,只是女孩子们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声音,她们的欢笑,她们的兴致勃勃,变成一个巨大的金属牢笼,套在她们后座的他身上。绿谷出久迷迷糊糊的,脑子不清醒般,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因为他看见爆豪也被切岛强行灌了杯酒,他咬牙切齿地骂人,可切岛根本不怕,嬉皮笑脸,还有轰,成立了事务所后经常与小胜合作,现在他们看上去熟悉了不少,他还是叫他"混蛋阴阳脸",轰就平静地应一声,坐在他身边。


  绿谷闭上眼,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天色已经暗了。


  现在还是秋天,风很凉,绿谷冲面露担忧的丽日摇了摇头,跌跌撞撞地冲出酒店,昏头昏脑地撞在坚硬冰凉的墙壁上,他顺势瘫软下来,耳畔沾着红晕,按着胸口干呕两声。


  果然他不应该这样做。


  喝酒这件事,只是因为小胜做了,他就也去做,以前也总是这样,因为他向往这个人,他做了什么,自己也想去模仿,但他这样做总会被厌恶,会被骂"区区一个废久",会被推开,会被恶心,从开始就是这样,他被他向往的人如此讨厌着。


  所以从很久以前,他就想,如果不被小胜讨厌就好了。


  绿谷出久穿的单薄,倚着墙壁,将手臂,脸颊,都贴向冰凉的地面,半晌,他又用布满伤痕的手臂捂住自己的脸。


  ——如果他们能好好相处就好了。


  从一开始他拉着他的手到他跟在他身后,他跌倒,手指被划伤,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他开始痛的大哭,有一簇金色的阳光,从灰白的世界,一点点蔓延而开,就如同雄英秋天时的银杏树,绚烂的叶片飘了一地,有一个少年从树下走过,脚下的叶子咯吱咯吱作响,他身边围着另外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吵得像噪人的麻雀一样。


  ——如果他能像对待他的朋友一般对待他就好了。


  绿谷更用力地捂住脸,蜷缩起身子,颤抖着,狼狈又难看。


  如果、如果……


  他们吵的仿佛要将自己都撕碎给彼此看,他们给对方带来累累伤痕,他们都疯了一样吵架,无理取闹,可是现在呢,现在呢。


  自从那一天后,他们在夜里畅快淋漓的战斗,彼此倾诉,自那天后,有什么就变了。
  他欣喜若狂,他以为自己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他缩在角落里,突然小声地、极小声地,仿佛被逼到崩溃般的兽,发出呜咽。


  现在。


  他不与我争吵了。


  他的眼神不再停留在我身上。


  他融入了别人的群体。


  他背对着我。


  走的却来越远。


  他不看我。


  他不看我啊……


  泪水落了满脸,酒店内还灯火通明,但暖不了肮脏的石板,绿谷有一种隐隐约约作呕的感觉,从刚才就开始鼓胀的嫉妒,现在疼的他呼吸不过来,他的发丝粘在脸上,和泪水混做一团,路灯昏黄的灯光落在他身上,趁的他好似流浪汉。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他放下手,仰起脸,眯着眼看着多年前A班住宿时一起大晚上偷偷摸摸组团出来看的夜空,那和多年前没什么不同。


  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所有的所有。


  可我近乎疯了。


  fin.







  ——后记


  灵感源于一个出胜同人漫画中一句话"除了痛苦和争吵,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