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看的图,有意思的文,喜欢的CP

嗝:

我看了一百遍史努比
(图文无关

布鲁西:

是单恋轰君的咔酱


(颜控咔真的超好食的⁄(⁄ ⁄ ⁄ω⁄ ⁄ ⁄)⁄


#搬运# #自汉化# Twitter 作者ID:けい

【走灰/榊】单相思

yh:

 


藏原走酒后乱x


看似走榊的走灰。兩支單箭頭。


p.s.其實不知道Tag應不應該这样打orz


慎入 


-


藏原走抱着膝盖坐在床上。


他头发还乱糟糟的,头也很疼,但却异常清醒地盯着墙壁一动也不动。


 


他完全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也不知道为什么榊浩介正躺在一旁背对着他睡得深沉,而两个人身上啥都没穿,连条内裤都没。


 


更糟的是他觉得榊浩介光裸的右肩上那个红红的痕迹看起来真的很可疑。


 


藏原走缩着身子不敢动,或者说大脑当机的状态使他一时之间根本动不了。


 


榊浩介在睡梦中翻了个身。


藏原走吓得抖了一下,又开始思考现在逃跑的话他被告的机率有多大,阿雪学长救不救得了他。


 


这个情况怎么看怎么诡异。他记得自己昨天明明只是跟大学同学去了居酒屋聚餐,中途遇到东体大的一群人,然后他被榊浩介挑衅的那句“都大三了还没喝过酒,没用的孬种”气得要他坐下来和自己拚酒量,然后⋯⋯


 


然后?


 


 


“喂。”


 


略微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藏原走僵硬地转头,看见榊浩介半张脸埋在枕头里,露出来的一只眼睛不屑地盯着他看。


 


“⋯⋯”


 


“我口好渴。你去帮我倒杯水。”


 


“⋯⋯”


 


“你聋了吗?我说我口很渴。”


 


“⋯⋯我⋯为什么在这⋯⋯跟你⋯⋯”


 


“⋯⋯拜托你能先帮我倒杯水吗。我真的要干死了,混账。”


 


“哦⋯⋯”


 


藏原走像老旧的机器人一样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看到自己的裤子和衬衫皱巴巴地卷成一团躺在地上,犹豫了三秒要不要先捡起来穿上,后面又传来声音,充满了不悦:


“妈的,穿好你的衣服。蠢货。”


 


 


藏原走端着水杯回来的时候,榊浩介还趴在床上,两手抱着枕头闭着眼睛。


藏原走以为他又睡着了,悄悄走过去轻轻戳了戳他的上臂:


“榊⋯⋯你还想喝水吗?”


 


榊浩介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那杯水,伸手接过:“转过去。”


 


“诶⋯⋯?”


 


“我说你转过去。我没穿衣服。”


 


“啊⋯⋯”


 


藏原走耳根子一下红了起来,连忙转过身背对床,听见后面传来咕噜咕噜喝水的声音,接着又是窸窸窣窣衣物摩擦的声音。


 


“可以了。”


藏原走转过身,看见榊浩介还是趴在床上,手里依然抱着那个枕头,只是身上多了一件浴袍。


 


“反正你一定是想问我为什么和你一起光溜溜地躺在宾馆的床上。”


 


“啊⋯⋯”


是这样没错。藏原走张了张嘴又闭上,欲言又止地看着榊浩介。


 


“我他妈才想问你。你有病啊?没酒量的家伙学别人喝个屁!你知道昨晚老子花了多大力气才把你这醉鬼扛过来吗。”


 


榊浩介怒气冲冲地冲他发脾气。虽然藏原走早就习惯他每一次见到自己都一副心情很差的样子,但不知道是不是起床气的加成作用,藏原走觉得现在的榊浩介看起来绝对是他见过心情最差的一次。


 


“对不起⋯⋯”


 


“你是该道歉。还有,房间的费用你出。”


 


“唔⋯⋯”


藏原走连忙摸了摸裤袋,确认自己的钱包还在。


 


“还没完。你他妈真不记得了?”


他咬牙切齿对着藏原走啐了一口唾沫,藏原走冷汗直流,慌张地向后退了一步:


“对不起、我⋯⋯不记得⋯⋯”


 


“哦豁,就是啊,你怎么可能记得自己在出租车上吐了我一身都是,还弄脏了车子的坐垫,害我不得不付那一笔贵得像敲诈的清洁费,还要把衣服送去干洗。”


 


榊浩介越说越来气,用力捶了一下床垫指着藏原走的鼻子低声骂道:


“没品的臭家伙,清洁费和干洗费你赔给我。”


 


“唔⋯⋯”


藏原走被骂得体无完肤,不得不仔细回想自己钱包里究竟还剩多少张钞票。


 


 


“然后呢?你以为昨晚就只有这样了吗?”


榊浩介斜睨着他,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我不知道、我⋯真的想不起来⋯⋯”


藏原走觉得话题越来越接近重点核心了,显露出狼狈又慌乱的神色。


 


“混蛋藏原。”


榊浩介恶狠狠瞪着他,眼神像要喷火。


 


“那个⋯该不会⋯⋯”藏原走努力斟酌着用词,满脑子搜寻着比较得体又优雅的说法,但最后还是无所适从地脱口而出:


“⋯⋯我们做了?”


 


榊浩介沉默了三秒:


“没做。神经病。”


 


藏原走顿时松了一口气,至少不是他想象中最糟的情况。


 


“那就好⋯⋯”


 


榊浩介看着肉眼可见放松下来的藏原走,语带戏谑地开口:“怎么?你就那么怕你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对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不是、那个⋯⋯”


 


“啊啊,还是说不是对我,而是怕把我误认成谁而忍不住出手?”


 


“我不是⋯⋯”


 


“真下流呢,藏原。”榊浩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笑道:


“可惜吶,我不是你那个姓清濑的学长。”


 


藏原走呼吸一滞:“你怎么⋯⋯知道⋯⋯”


 


“蠢死了。”榊浩介把脸埋在枕头里,声音从下面闷闷地传出来:“瞎子都看得出来好吗。”


 


“我以为⋯没有那么明显⋯⋯”


 


“像你这种家伙的心思还用猜?不过就是跑得快了一点,你个自以为是的蠢货,少得意忘形了。”


 


“那是、我⋯”


 


“行了。我懒得听你是怎么样单恋你学长的,无聊死了”


榊浩介依然没有抬头,只是懒洋洋地举起手指了指一旁的矮桌又指了指门口:


“把钱留桌上然后快滚吧,别打扰老子补眠。”


 


 


藏原走数好了零钱,轻轻放在矮桌上,踌躇了一下小小声道:


“昨天那个⋯⋯很抱歉⋯⋯还有,谢谢。”


 


榊浩介没有回应。


 


藏原走猜想他睡着了,便蹑手蹑脚走出去轻轻关上了房门。走之前他突然又想起了榊浩介肩膀上的那个红印子,挠了挠后脑勺让自己别胡思乱想了。


 


 


 


榊浩介一动也不动地等了很久,确定他走了,才缓缓抬起头换了个姿势,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喃喃自语:


“真他妈混账,道歉有个屁用,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榊浩介微微侧身,宽松的浴袍便从他圆润的肩头稍稍下滑,露出了那个暧昧的红点。他揉了揉酸涩的鼻子和有一点湿润的眼角,在心底咒骂:


 


藏原你个过分的家伙,难道还想让我连你昨天晚上操我的时候嘴巴里一直该死地喊着别人名字这样丢脸的事都说出来?


 


 


end



The Mighty Jungle:

疯狂心动的原作片段——


「ハイジさん、知ってるんですよね?聞いたことあるでしょう、俺の高校時代の評判を」

「きみの走りがとても速いってことか」

「それはいいほうの評判。俺が言ってるのは……」

「走」

清瀬は走の言葉をさえぎった。「いいか、過去や評判が走るんじゃない。いまのきみ自身が走るんだ。惑わされるな。振り向くな。もっと強くなれ」

いてて、と言いながら、清瀬は膝をのばして立ち上がった。走とニラは、清瀬を見上げた。清瀬の頭上で、春の星座が貴い王冠のように輝いていた。


“灰二哥应该都知道吧?你听过我在高中时的风评吧?”

“你是指跑的很快这件事?”

“那是好的风评。我说的是……”

“阿走”,清濑打断阿走的话,“你听好,过去和风评都是死的,但你是活的;不要被它们影响,不要回头。你要变得比现在更强。”

然后,清濑一边嚷嚷着痛,一边挺直膝盖站起身。阿走和尼拉仰望清濑,只见他头顶上的春季星座有如一顶尊贵的王冠,兀自闪耀光芒。

++++++++++++++++++++++++++++++++++++++++


原作中在记录会之前的对话,画出来挺普通的,但当时读到这一段毫无准备的被戳中了,脑海中甚至开始播放语音(?)。

原版和译本都非常非常美好,走灰之间相互引导的默契简直溢出书页,求求大家动画&小说一条龙!三步一颗糖的感觉如此幸福TwT。

【双研】(自汉化)双研(+微月金)条漫4P

Massacre、:

反正就……哈哈哈渣汉化来的。虽然是好几个月前就有的了应该很多小伙伴都看过了,但是现在看还是炒鸡doki doki的,研的腹肌(¯﹃¯)


月金只有1P里面有(我本人还有点反感月金其实……不过还是放上来吧,不打月金的tag了


这位作者的漫画里黑白两人都互称“研”,然后其他人对他们的称呼是“黑”和“白”,应该也不算难区分。


P站地址→ id=46807272


最后我碎碎念一句…………


本来有一篇P站双研小说叫做《Down to my world》的,我翻译的七七八八了,但是前几天上P站准备问太太要授权的时候……发现那篇小说被删掉了OTL……


虽然翻了蛮久的………不过既然已经删掉了那就…随风而去吧囧


废话不说了!↓↓↓↓↓↓↓↓










ない!:

沒有名字的小號很隨便做的翻譯
真的沒有名字
真的隨便翻的


呃有朋友說似乎看不到 我這邊請朋友代發在wb上了
http://weibo.com/1761109312/FjVhG8GV8?from=page_1005051761109312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中篇】菠萝(上)。微虐/律澪友情向/轻音十周年

野树:

                                 ——致所有渐行渐远的友情。






【律篇】 


“出国留学?”


我重复了一遍秋山澪刚对我说的话,缓慢地眨眨眼。


“对…怎么说呢,想试试看自己的能力极限吧?”澪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一直想去华兹华斯的故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这算是上大学之后最大的梦想吧。”


一时间接收了来自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巨大的信息量,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即使对人际交往一贯游刃有余的我,也突然不知该作何反应,才能恰到好处地收敛起自己不合时宜的惊讶情绪。


大脑自动分出了两个“我”:第一个维持原样,负责继续恍惚发呆;第二个试图找回理性,不露马脚地扮演一个好朋友应该有的样子。


“那不是很棒吗!果然是澪,厉害啊!”第二个我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大咧咧地拍拍澪的肩。


“没有啦,其实明年这时候能不能申请到学校我也没底。但是不试试的话,我大概会后悔的。”澪说。果然是一如既往稳健谨慎。


我揽住澪的肩,假装皱着眉用抱怨的口气说:“你怎么之前从来没和我说过要留学的事?还有什么文学梦想?这么大的决定我都不知道。”


“律……我们是不同学院的,你也知道最近几个月我们一直没机会见面啊。”


“哈哈,哈,也是。”


我笑着,笑声却渐渐小了下去,声音里掩不住的失落像是精致的衣服里露出来的棉絮。


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毕业,我们比邻相居,形影不离,澪大大小小的事我都是第一个知道的。我甚至曾经奇怪地相信着,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的我们也会一直打打闹闹下去,永不分开。


但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读完研究生就回日本呀!到时候我去东京找你。你以前不是一直说想去东京武道馆吗?”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我复杂的心情,澪补充了一句。


“啊。必须的!”


我点点头,爽朗地、机械地笑着。


 


三年前,我和澪,唯还有䌷一起考进了同一所女子大学。我们都是高中时轻音部的乐队成员,是个非常要好的小圈子。


一直没有找到方向又随心所欲的我选了市场营销专业,主要还是因为它简单,不必花心思钻研吧。


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澪选了比较文学专业,对此我不大意外。澪从小语文就好,作文比赛总是得奖,轻音部几乎所有原创歌词都是她写的。尽管澪唱歌和贝斯也很优秀,但她只是将音乐作为读书和写作以外的业余爱好罢了。我一直觉得,澪和文学的相适性就像面包和黄油,米饭和鱼子酱。


刚入学的第一年,我们四个重组了乐队,在学校做了几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但到了大二大家忙起来,而且没有高中时放课后严格规定的社团活动时间,约排练变得很难。有时一周聚不了一次,我作为队长很为难。


另外,我也有了“新欢”:打篮球。在大学认识的同系朋友的推荐下,我加入了篮球部,迅速沉浸在球场上的快乐不能自拔。我承认我不像澪,不是那种特别执着于某几样东西的人,总需要新鲜感的刺激。


虽然我打篮球,却从没想过放弃架子鼓,只是偶尔对同时在两个部活动感到力不从心。发现另外三个人也总是忙到排练缺席,我便提议轻音部停止活动几个月,等大家有空后随时重新开始,大家都同意了。


没想到,轻音部一停就是两年。




其实在内心深处,我觉得我们四个从没有分离过。刚停止活动的时候,细心的澪偶尔提醒我是不是要快点重新组织轻音部活动,我总连连称是,却很快忘记了她的嘱咐。大概我心里觉得即使没有乐队的牵绊我们几个也不可能会分开吧,就像以前在高中没有社团活动也会去海边、去合宿一样。


澪虽然认真负责,却是个怕做焦点的被动型的人,她也并没有主动张罗轻音部活动。而且,即使没有一大群乐队朋友,天性喜静的她还是可以听喜欢的乐队的歌消遣时间,乐在其中。


可是我错了,没有了“轻音部”这个形式,大家似乎少了理所当然见面的理由,也少了维系关系的责任感。经常是䌷有空但唯不在,唯有空了澪又不行,约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约不到的前几周确实很空虚,但一旦原来的乐队排练被其他有趣的活动占据,一旦习惯了没有另外三人在身边的日常生活,大家都懒于改变现状了。我在篮球部认识了一群兴趣相投的新朋友,每天插科打诨异常地快乐,而她们三人也像我一样有各自充实的生活。人在这方面的适应力真的很强。


在那之后,轻音部很少再聚,只有我和澪还在默契地努力维持着偶尔聊天的关系。


再后来,上了大三,文学院总排前几名的澪总有写不完的论文和看不完的参考书,我们的宿舍和教室又离得太远,澪和我也无形中见得越来越少。


澪告诉我她要出国读研究生的那个大三末尾,我们竟然已经半年没见了。


 


澪那古典文学的梦想和立志走向更广阔的地方的决心都让我惊讶,是我之前从没想到的发展。


一向胆小的她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做出了这么多考虑和选择,而我对她的了解却还停留在高中时候!这让习惯性自居“从小到大最了解澪的人”的我感到自惭形秽。


无论是小学帮澪克服恐惧当众演讲,还是初中带澪喜欢上夸张的摇滚音乐,抑或是高中拉澪一起加入轻音部,我一直扮演着给她鼓励、带领她探索前路的角色。而澪在上大学前也一直依赖着我,苦恼的事情总喜欢和我讲,胆怯时也不由自主地率先向我寻求帮助。


然而,在没有我陪伴的日子里,原来她早已经可以自己勇敢向前走了,把我留在了身后她拉长的背影里……


这一次,我真正感到我们的距离在变远。




====


大学毕业前夕,拖延的我才开始找工作,最后机缘巧合去了东京一家游戏制作公司做策划。虽然薪酬不高,但地理位置很好,提供创意的游戏产业也适合我的性格和专业。


我也总算从随心所欲和孩子脾气毕业,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方向了……虽然比澪晚了太多。


选择东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隐隐约约觉得是因为澪走的时候那句话,说要去东京找我。


我这个人一贯懒懒散散,目标感不强,但她的话像是对我的某种期望,让我意识到自己应该还有未被开发的潜力。我就是这种类型的人吧,比起被自发的动力推动,被别人抱有期待才会更有干劲。


只是没想到,一开始引领澪的我现在反倒是被她无心插柳的话鼓励着前进了,哈哈。


 


澪这边如愿以偿,去了英国名校读欧洲古典文学研究。


她因为害羞几乎从来不发社交网站动态,却喜欢时不时私信给我发发生活照片,有我们毕业旅行时伦敦的旧地重游,也有约克、昆布兰、利物浦、爱丁堡等等许多我没见过的人文和自然风景,配上她赞叹又快乐的话语。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我只是隐约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重要的东西,甚至在没看清它们是什么之前就错过了。


通过周围人的消息,澪兴奋地告诉我,她得知高中时我们都认识的女生真锅和也在英国读书。她们两人自然地联络起来,在异国抱团取暖。后来,我开始经常在真锅和的动态看到澪的身影,有她们俩也有其他很多我不认识的同龄人,在镜头前露出自然纯真的笑脸。


与此同时,澪和我联络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就好像复刻大学时交集逐渐变少的历史一样,让我感到不安。


现在她多变的想法、丰富的经历和与之相关的一切,我又再一次不得而知了。取而代之,一定会有新的人比我更了解她吧。


我猜澪最开始总喜欢给我看她的生活,是因为一个人刚去陌生的地方太寂寞,快乐不知该与谁分享。现在她已经有了其他现实中的朋友,比如真锅和,没时间和远距离的我保持频繁的往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这样安慰自己道。


只是,我依旧很落寞罢了。


对于留学生活中的她来说,身边总有流动的朋友和认识新圈子的机会,未来一切变幻又可期;对于已经成为社会人的我来说,一成不变的工作和只减不增的朋友圈子里,她有着固定而唯一的位置。


我发现,“最好的朋友”真是一个棘手的词语,尤其是当随着时间推移,你自己都开始怀疑它的持久性的时候。


记得小时候就是这样啊,澪是优秀的,即使从来不故意要高调,却总能因为出众的实力站在舞台上被许许多多人关注。为了逗不敢当众演讲的她开心,我教她把台下的人都想象成菠萝,这样子就不会再害怕了。


或许,我就是那一模一样的菠萝中的一颗而已吧:我最后也没法和她一起站在舞台上,拥有更远的视野和更别致的高度。


又或许在她的眼里,我是不是也和其他菠萝无二呢?比较特别的那颗菠萝存在吗?又会是我吗?


【上篇完】


 


写在后面:


1.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感觉出来,这篇文是建立在我个人经历上的,所有细节是从同人文的角度编的,但感情内核是非常真实的。不晓得会不会写得有点伤感,偏离轻音那种轻松呆萌的感觉太多?希望大家能从这两个虚拟人物的孤独和温柔中得到共鸣吧。


2. 没有在标题最前面的【】里写“律澪”,是因为这篇文延续轻音原作设定(无OOC),在我的理解里律澪不是GL cp,只是曾经彼此最好的朋友,所以不想给大家一种cp文的感觉。没有在【】里写“轻音”,是因为我觉得这篇文不仅局限在K-ON的框架里,“渐行渐远的友情”具有普适性,把律和澪的名字换成别人的也差不多。所以,最后写了【中篇】。


3. 轻音少女居然都十周年啦,非常感谢它在中学时期给我的快乐,和之后弹吉他加入乐队的勇气。强烈推荐给喜欢轻松日常向动漫的人:-)


4. 过几天更【澪篇】

墨瑜:

学校里条件艰辛,铅笔橡皮尺子组合

今天阿走想见见不一样的灰二,今天开始阿走要承包灰二的一切

【注意,设定时间灰二已毕业不在竹青庄】